GFW之我见

在18年底19年初的时候我在旧站子写了一篇同名的文章,这里链接就不放了,因为写的实在有一些拙劣,以至于到了我自己都不想搬运的程度了。那篇文章我觉得我当时写的方法基本上是对的,即独立思考。思考本身就带着理性的成分,因为当我们思考的时候,我们会不得不承认客观实际的存在。当然主观成分也是非常大的,以前写的文章绝大多数是带有很大的戾气的,极尽发泄之能事。这样其实对分析事物是不太有利的,就分析来说,应该是避免主观情绪干扰的。然而,这也并非写论文,立场是绝对存在的,这样的话也会多少有一点情绪,所以,只是情绪量的多少的问题,一旦情绪的量超过了理性的成分,就变成了无病呻吟,无理取闹。这也不是我想达到的。

也是觉得以前写的那篇不行,这回重新写一篇。

整体评价GFW

GFW整体来说,是利大于弊。是适合当前中国发展的形势的。这意味着它值得存在。它值得存在这是由于它有利于发展,不但是经济发展,还包括政治发展。GFW的存在需要辩证地看待,任何物事,皆不存在绝对的好与坏,是与非,事故问题的答案取决于我们看待问题的角度,也因此我们看待问题的角度越多,我们就能看待事物更加全面。

利何

中国国土面积大,人口多。对这样一个面积广袤人口繁多的国家采取了统一的集中管理实际上不利于多方政治力量来轮番治理,这种国情和美帝是截然不同的。那么由于管理这样的大国的政治力量是单一的(实际上是一个大政治力量为中心,多方小政治力量起监督)。无论在古代还是现代,天朝的统治方法都是适用的:即向心凝结。凝结成一个zf只是短暂的成功,而维护一个zf需要长久的巩固。因为zf存在的唯一目标是发展,那么我们看待zf的一切活动都应该看其结果是否符合其最终目标。

这里就涉及到了天朝的社会制度的问题,众所周知,天朝的社会制度是社主制度,其国家意识形态和世界上大多数具有发言权的国家都是不同的。这里我们假设,假设GFW坍塌,而其他意识形态的媒体势必会对天朝的政治党派和社会制度进行批评和挑拨离间,而群众在挑拨离间之间是不站在理性的一方的,而逐之势。但若民心倾颓,政权开始自底向下崩塌是长期的趋势,这只是一方面的政治危害。zf为了巩固统治,势必增加镇压审查舆论的开支,这可能引起对民税收的增加;这种情况发生,我们凭直觉就可以判断,这绝非一种好的趋势。

是故,地理原因决定了天朝政治力量的构成,政治力量的性质决定了国家的性质,国家的性质决定了GFW之兴。

弊何

我们最直观的弊是文化之弊,对于社会的诸多阶层来说,下层的劳动人民他们的眼光大多在于国内,上层的人视野会精确于一个细小的切口而中西贯通。是以文化之弊的最大受众实际上是年轻人、青年人、学生群体。

我现在依然觉得年轻人需要接受更多的信息,在众多信息中去评价是非黑白,逐渐形成自己真正的世界观是一桩很重要的事情。但是在天朝这项权利被无情的剥夺了。不仅接受不到来自世界的信息,而且仅是国内的官媒信息就隐隐之中将我们的价值观、世界观无形的导向。

权衡

但是如果权衡观之,如果我们再用假设的方法,对年轻人开放所有的信息,年轻人这个群体的特征是活跃,而容易走极端。我仿佛又在我的假设中看到了HK之危观。而选择了放弃假设,这样,我再一次肯定了我一开始抛出的结论。

最后

不敢也不想写太长,怕自己操持不住。这回算是了解一波旧坑,发现自己一个月来没写任何文章,倒是读了不少书,思考问题的能力有所增长,但是仍然是学识浅薄呢。

2019-2021 Sunshine+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