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之二

写在开头

下面这些文字主要写这个月(2020年11月)发生的一些事情。以及一些自己的感受和想法,加上了小标题,是我觉得我原先有的一个好习惯,这次便顺延了。至于为何是杂记之二,不是杂记三或者杂记五呢,这我也不知。总感觉之前写了不少杂记。嘛、还是请我把事情说说。

风邪

坐标鄂南荆州,久闻荆州所谓“妖风”猖獗,实乃近日方才为所见。这荆州便是在一日之间让昨天的卫衣已经没办法再穿了,我也竟然在11月份就穿上了大棉袄,这在江南地方是不会见的。但要说江南地方的冬天,当然也是冷的。我常调侃南方人自带魔抗,因为南方的冬天常常伴着雨,一旦路面上积了水,行走不便不说,更会让天气骤然冷下几个度。这是自然的,似乎是因为什么比热容的关系,嘛,我们把他强行划归到物理的范畴中去吧,咱也不懂。

这第一便是冷,我现已初觉一件单衣和一件大棉袄已然难当这劣天候,然而我昨天在图书馆睡觉,醒来时,脚已不知知觉。我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想起来一些南极科考队魂断冰原的故事,就觉得他们死之前一定不好过,就和我一样。

第二便是多雨,虽然之前一段时间都是难得的晴天。但我觉得云雨才是这片地方最常见的景色,天上总是阴沉不见起色,恍惚之间又哗哗地下起雨来。这倒真和南方的梅雨季节有几分相似,总之,我不喜欢下雨,因为下雨总是要多带一把伞。

其三便是这风,三国演义里边写到张角,就写他会作妖风,寻思与这荆州城相差无几。风之大,折伞自然是不在话下,伞若非钢筋铁骨,抗风能力强,在这狂风之下便也只有被腰斩的命数;连我这个弱不禁风的家伙,都差点给这风吹了去。

日语中有一词叫做风邪,意思是感冒。在这样的天气下,便很容易患了感冒。

我思量着,可以弄点有意思的东西(回文:即正着和反着读都是一样的话)出来了:

邪风招风邪

不满意,好像短了点:

邪风得意得风邪

然后又写写,好像这句挺有意思hh:

千万邪风积累积风邪万千

学业无成

学校正赶着进度,但我却差点也忘了进度是个啥玩意了。比方大二大三的,12月中旬就考完试走人了,就连我门这帮新生,都是1月5日考完所有试就放寒假了。

高中的时候方日思夜盼着寒假,因为学校像一个笼子把我关在里边,大多数时间只能在教室里边安坐,哪儿也去不了;这点无论哪个大学都绝非会再这样管教你了(然而逃课被抓还是会比较惨)。是故对于考试… 快半年都没有经历过的东西了。

所以到现在便还是有点不想回去,一想着会有大包小包的赶车,加之我还晕车我就各种难受;春节的时候还有一些不讨人喜的亲戚总爱问东问西的,当真不太好对付。

一个难以把握的平衡是,喜欢的物事和赚钱的物事之间的平衡,最近喜欢摆弄乐器,闲暇时光还喜欢读读书什么的,这些兴趣相较于直截了当的技能来说,难以直接产生价值。最近又有一桩事情把一个词——”内卷“搬上了台面。这是一个很残忍的词语,他的每一笔每一划都沾着血。在一场无尽的追逐之中,所有人的目标都是超过前面的人,跑在前面的人为了不被超过会更加尽力的跑,以至于压榨时间和精力来充当继续跑下去的材料。

有的时候,我们奋斗的目的或许并不是与他人去竞争,而是在做自己之后思考如何来评价自己。社会是一株大树,每个人都有扮演的角色。假如我们的奋斗是为了简单的幸福,那么幸福可以是千石万石的俸禄,是世俗上的成功和满意的工作岗位;当然亦可以是将自己沉浸在某事某物之中,使自己的身心愉悦满足… 如果这样想,便又何必去卷呢?

电脑坏了

一件令人痛心的事情… 充电头不小心在合上的时候夹了进去,结果把屏幕给催花了。这变故让我感觉我的任性让家里付出了太多,所以暂时也不决定告诉家里人了。准备寒假的时候去一趟上海碰碰运气,如果好运,得以免费换屏,那真是太好了。如果倒霉,那也只好日积月积,拿出买这台电脑几乎是5/8的钱去换一枚新的屏幕了。

似乎也没啥好写的了。

2019-2021 Sunshine+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