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Days

今天上午军训结束,是时候写篇文章来总结一下自己这几天来的军训生活了。

最让我感到不耐烦的是让学生一直没有头绪的在场地里面打转,肆无忌惮的占用学生的时间。

不过很幸运的是,我们连队的教官是个非常青涩的年轻教官。训练从来都非严格要求,用他自己的说法,他有自己的方法。他也知道哪些地方是真正重要的。弄好了这个重点,其他地方其实不必要吹毛求疵。就训练来说,气势是最重要的,气势到位了,尽管走的不齐,甚至有一点乱,那也足够了,因为最重要的地方达标了。

比如说走齐步,其实要走好齐步是非常难的。首先步子要整齐,其实手臂还得整齐。如果只要求气势到位的话,其实只要步子不是太乱,手臂不至于千手观音,最后停的时候把声音统一就完事了。气势就表现在这个方面。

选择远远比努力更加重要,军训这几天的经历让我深深认同这个道理。努力其实很廉价。如果走齐步在手臂和步子上花了很大的功夫,但是在最后有所欠缺的话,得到的评价其实远远不如花一定功夫在最后的立定上。然而,明明可以把这些功夫都花在立定上的,这就是选择的结果。

另外一件军训期间的有趣的事情。整个学校需要1000号人去组一个打擒体拳的方阵,我们学院要出一百多号人,然而我寻思整个学校也不止十个学院呢?为什么我们学院就得出一百多号人?光是我们连,身材比较高的都被挑出去了,我自然也不例外。

看着学校东拼西凑终于凑够了1000人。然后就开始教我们口号训练,我们面前的是十来个教官。教官站在前面喝道,接下来要看我们的身体协调性,身体不协调的从哪里来滚到哪里去。我计上心头,想着机会来了。一个教官从队列的最右边看到左边,快到我的时候我故意开始顺拐(顺拐这东西无论是自发的还是故意的都特别难受),原本散发着高光的眼睛突然黯淡,按标准攥着的手像得了渐冻症一样不自然的扭曲。教官鄙夷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把我从队列中扯出来。

所有从队列中被扯出来的人到了队伍的最右边,似乎成了一个独立的方阵。我们自我调侃我们这些人组成了一个“废物连”。一些人开始被他们原先的教官的带走,然而我的教官没有来。

至于不来的原因,我不知道。总之给我的感觉不大平衡。前一个教官明明说了从哪里来滚哪里去,但是当我到废物连以后又没见到自己的教官。明明别人的教官都把人领走了,然而自己的教官却没有来。我并不知道他们内部是怎么组织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们的行为似乎反应出来他们组织内部的信息高度不对称。我只能苦笑。最后好像人手不够了,废物连又被整合到大队伍里面去了。

我看着我们原来的连队到树荫底下休息,而我作为1000号人里面的1,顺着人流走到了操场上。在操场上看着很多人都解散吃饭,而我们还在阳光下暴晒。心中的不平和怨念开始升起。

中午解放以后,我就开始考虑是否要溜了。溜的理由,之前的事情已经让我知道他们的效率和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我相信他们一定没有办法精确到人。我回到我的连队之后,我和我教官说我被淘汰了,教官大概率会因为不知道那边的事情而相信我的话。

鼓起勇气,我成功从擒体拳方阵里面溜了出来。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我没有被教官逮回去再打一遍擒体拳,也没有被追查到户最后公开处刑,我成功回到了自己的连队。人们有时候只是缺少勇气而已,所以选择才会那么重要,有时候不是人们无法认清哪些选择有利,哪些选择无利。而是人们习惯在自己的舒适区里不愿意跨出这一步而已。

后来,我发现虽然擒体拳方阵训练比我们严厉刻苦的多,但是放的远远比我们早。有时候甚至早一到二个小时。由是观之,当时认为正确的选择未必一定是长久来看正确的选择,正如辩证法所强调的,矛盾在一定条件下总是会互相转化的。同时,也不可能存在完全正确的选择,因为选择也意味着放弃。

此乃军训小记之一,已经拖了好久了。实在是惭愧,最近有点忙。主要是课比较多,而且已经划了不少水了。并且已经有课挟平时分以令生徒,现在正在课上违反规定的我表示十分的害怕。不过既然选择了坐后排,那就只便风雨兼程,如果好好听课,应当坐在前排才是。

2019-2020 Sunshine+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