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站小记

今天和我妈一起去绍兴北站。我妈告诉我这是她第一次去高铁站。原来,妈妈以前只坐过火车,此时一辆和谐号从高架上飞驰而过,就像妈妈头顶上突然窜出来的白发一样,突然出现在眼前。

不知道在网易云哪首曲子的评论区里面看到,火车站和机场见证了更多的真情流露。此时此刻我不得不承认这是对的,我妈哭了,不是那种号啕大哭,而是前半句还在嘘寒问暖,后半句突然就带上了哭腔。我嬉皮笑脸地调侃我妈,这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第一次坐高铁了。我妈破涕为笑,眼睛还是红的、湿润的。突然之间我意识到,我可能真的突然之间就离开了自己最亲爱的人,自此之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妈妈,和我的距离突然拉远了一千多公里,好像突然有什么东西被温柔的风出走了一样,我说不出。

我逐渐开始明白一些比较深刻的道理,有些事,有些道理,非但经历过,永远不可能体会到那种设身处地的感悟。在上个世纪中日对抗、国之将倾的时候,才有人开始理解宋人江河破碎的苦痛。我读了100遍朱自清的《背影》也没有当我检票走进车站,知道我妈还在背后不舍地凝望而我却头也不回的往前走的那样使我泪目。我开始明白有些情感之所以写成文字被记录被咏叹被传唱,是因为它可以使同样境遇的人产生感应,真挚的情感透过文字被记录,使人们的心灵互相连接,从而使感情划破了亘古的时空…

人的勇敢,人的智慧,人的喜怒哀乐,当我们在谈论美的时候,可能我们正在谈论我们自己。

(吐槽自己的虚假文艺

2019-2020 Sunshine+Ice